栏目导航

“凤凰山杯”全国山水诗大奖赛初评作品摘选三

在丹东风凰山
 
(江苏)浦君芝
 
唱民歌的女子
 
她沉浸在自己的唱腔里。仿佛
每一个词语就是恋爱时该有的一句情话
每一个招式就是对恋人应做的一个动作
 
唱山歌的女子流目顾盼。千年的民歌
千年的心,在丹东
在凤凰山,在大自然的滋养中久传不绝
 
在凤城点将台的某日下午,我见到
阳光亲吻着周围的树木
一只虫子,在遗址角落凝神屏息
而一草一木安坐大地,都在静静地聆听
 
在青城子溥仪行宫门
 
在一座行宫的大门外
光阴弥漫开来
我目睹“溥仪行宫”几个大字
历史的烟云,让一些事物
唤醒另外一些事物
唤醒故事里皇朝的起起落落
和一个国家的喜乐伤悲
 
行宫的大门半敞着
游人鱼贯入内
身后不远处的布幌
招呼着远来的风
行宫屋顶传来一阵“叮当”声
复杂着我的听觉,也复杂着我的脚步
而一声招呼,让我温暖
那是凤城在喊我的名字
如一粒尘埃
呼唤尘埃里的另一粒
 
在凤凰山
 
每座山都有它的遗传基因
那些树林草丛,在它们中间
或飞翔或歇息的鸟儿
那些岩石泥土,在它们之上
或穿梭或觅食的野生动物
都有自己的前世今生
是凤,是凰
各有自己的气息和轮回的缘分
 
此刻我在山间,想找一朵
失散多年的野花
却听见一群鸟,不说鸟语
仿佛它们有着人类的高贵
和思想
 
而我发觉自己却说了句鸟语
惊愕间,有翅膀飞翔
有花语传来——
“你就是一只很小很小的鸟儿!”